破碎的圆满

认识之始,就不断提醒自己,彼此间的距离不可逾越。然而,放纵任性让自己陷入深渊。在那些明知道不可能的问题上,闭着双眼,保留那千万分之一的希望。现实,终于在不为意的刹那,冷冷的站在面前,理性木然地看着一败涂地的感性。昂头,强忍,眼泪没流下来,颤抖的左手紧紧握着右手,以防杯子落得和心一样粉碎的下场。还会知道生气?有一丝力气,不如用以维持呼吸。清楚你不甘心,不怪你,这一切都是我错,时间、地点、人物、事件...
2006/01/08   susanna   5651

心理学中的巴纳姆效应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些问题从古希腊开始,人们就开始问自己,然而都没有得出令人满意的结果。 然而,即便如此,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自我的追寻。 正因为如此,人常常迷失在自我当中,很容易受到周围信息的暗示,并把他人的言行作为自己行动的参照,从众心理便是典型的证明。 其实,人在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受到他人的影响和暗示。比如,在公共汽车上,你会发现这样一种现象:一个人张大嘴打了个哈欠,他周围...
2006/01/07   susanna   5211

1998-2005 我都在做什么?

看了春生的“1998-2005 我眼中的中国网络”,不禁心生感概。 1998,我刚念大一,那时的网络无限美好,每周三早早吃完饭在数学系机房排长长的队等着上网,那时候水木还是cterm版黑白颜色的,263是绿色免费的,网上有无数免费的好东西可以随便下载,最爱的就是fanso了。各大网站排着队到学校轮番轰炸,我们乐得看热闹还有免费的杯子等小礼物可以领。后来有了自己的电脑,网...
2005/12/31   xiaofang   6932

来如流水兮逝如风, 不知何处来兮何所终

标题原文出处:《倚天屠龙记》谢逊讲述波斯人的故事标题源出处:郭译《鲁拜集》第28首的最后一句“来如流水,逝如风”。第29首:飘飘入世,如水之不得不流,不知何故来,也不知来自何处;飘飘出世,如风之不得不吹,风过漠地又不知吹向何许。  晚上时间太少了。刚在一个坛子里随便遛达了一下,结果一下子3个小时就飞了过去。要是能不睡觉就好了。。。可是不睡...
2005/12/22   aggie   9930

睡觉!睡觉!

可以睡觉了,HOHO~~~比较有成就感,嘿嘿。想看看明天wcs起来收到一堆BUG时,会不会跳起来,哇咔咔。虽然很有危险被Won't Fix掉或By Design...晚上想来想去,想到头大.干脆跑去冲澡,把自己与空气隔绝...还是比较有效果的,呵呵呵.就这样,希望明天,嗯嗯,是今天,一切都好.
2005/12/21   aggie   6116

终结的声音--《友情岁月》与《夜风铃》

一套让我深恶痛绝的系列电影--《古惑仔》。它已结局多年,香港对于这个电影的后遗症的探讨还在继续。不晓得投资拍这部电影的商家,面对如此长远的影响力而掩着半边嘴笑。叱吒十周年颁奖礼,意外地听到黄耀明现场演唱《友情岁月》,当时还不知道这是《古惑仔》的主题曲,只是透过他迷幻的声音,看到一段迷茫的过去。高潮以钟声作为背景,自远方飘到身边,还没伸手触及又飘远,来来回回,"忘掉错对/怀念过去&quo...
2005/12/20   susanna   7017

我是这样听达明一派长大的

是从《石头记》开始吧。一个普通暑假,看到穿着光亮白衣、一头披肩散发的你。十六春秋转眼过,追随的脚步从未停止,却早已忘记你当年模样。透过唱针与黑胶唱片磨擦发出的沙哑声音,才依稀记得你曾经轻述,关于那个大院的故事。曲短、岁月长。乐韵听遍,旧梦复浮沉。段段尘缘皆是诈。叹道,如何看化?石头记.达明一派 曲:刘以达词:迈克、进念二十面体、陈少琪看遍了冷冷清风吹飘雪, 渐厚 鞋...
2005/12/16   susanna   6104

何乐?

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欲上高楼去避愁,愁还随我上高楼。经行几处江山改,多少亲朋尽白头! 归休去,去归休,不成人总要封侯。 浮云出处元无定,得似浮云也自由。
2005/12/13   susanna   4669

痛,并快乐着

小时候,很怕打针,觉得那是很痛苦的事情,但也不会为此而哭闹,因为知道那没有用,生病到了比较严重的地步,就只能用这个方法来解决问题。记得小学5年级的时候,发烧39度,按以往习惯,生病都是自己去看医生(四年级那次,高烧到40.6度的时候都没有例外)。妈妈忙午饭,这回就我自己坐在注射室门外,一个人呆了20多分钟,觉得很害怕很害怕,根本就没有勇气走进去。看着时钟就要到半小时了,我对自己说:“...
2005/12/06   susanna   5509

呜呼哀哉兮---离别

安顿曾经说过:我想象我的生命是一杯酒,一杯盛着血一样殷红的酒,一半是厚重的颜色,另一半是透明的,可以让我看到酒杯后面的天空。我陶醉于那酒的醇厚,也知道所有这些都是曾经在我的生命中驻留过哪怕仅仅是片刻的人们从他们生命之杯中分出一滴或者几滴来给我混合而成的。他们穿行我的世界,走过去,继续赶路,把醇香和余味留给我,成为不能抹去的记忆。离别-聚散-这可能只是人才特...
2005/12/06   susanna   5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