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住院记

2011-10-10 09:22:10
晓月·风帆
转贴 2597
摘要:    笑笑出生以来,健康情况还算凑合。满七个半月第一次生病,遇到...

    笑笑出生以来,健康情况还算凑合。满七个半月第一次生病,遇到的是当时相当凶悍的甲流。翻翻从那时候到现在的病历,严重到要去医院的次数并不多,一般都在过年前后或者9月、10月天气转凉的时候。平常的小感冒,只要不发高烧,一般都在家吃药解决——当然,小子是不肯乖乖配合吃药的,尝试若干种温柔喂药法失败后,还是来硬的有效。
    这次的生病太不一样了!9月15号笑笑的爷爷婆婆坐火车回老家了,笑笑第二天晚上就因为尿床后把裤子脱了,睡觉光着腿,受了凉开始咳嗽。于是带他去一家当地比较有名的小儿推拿店推拿,同时买了"肺力咳合剂" 的糖浆喂他吃,还特地蒸了冰糖梨子,做了萝卜的饭菜。5天下来,小家伙完全好了,幼儿园的老师说白天一声咳嗽都没有听到。
    正高兴着呢,这小家伙下午5点过睡觉,到7点醒了,起床不肯穿衣服,就穿着小秋衣、秋裤,在沙发上折腾了两个小时。我几次给他穿上小背心,转身去干别的事情的时候,一不留神就被他脱掉。那两天,正好连着下了两天雨,雨刚停,天正凉,连大人都得穿个两三件,又是傍晚,更加寒意袭人。我那个担心啊,又伴随着侥幸心理:小子是火体质,大概不会有问题吧。
    事实证明,我这次是大错特错了!第二天早上开始,小家伙就开始猛烈的咳嗽,并且有很重的痰音。果断地向幼儿园请假,然后去按摩,吃药,糖浆小家伙喝了,本来想喂他阿奇霉素(这个药查了下,应该算是针对支气管炎、肺炎最安全的抗生素了,得甲流的时候,医生就是用的这个药,本来不想使用抗生素的,但是感觉这次比较严重,又想不到其他可以消炎的方法,还是决定给他吃一点),结果小家伙一尝味道很苦,喂了一半都给吐了,我便没有强求,改给他喝了感冒药小儿氨酚黄那敏——这是一种针对小儿早期感冒发烧流鼻涕症状的西药,对咳嗽无效,也不具有消炎作用。现在想想,当时应该给他服具有消炎作用的治感冒的中成药。冰糖梨子继续每次半个给他吃。
    两天过去,小家伙的咳嗽并不见好。我有些着急了。
    24号凌晨,小家伙开始发烧,4点左右,量体温是37.5度,给他喂阿奇霉素和小儿氨酚黄那敏,小家伙奋力反抗,最后联合笑笑爸硬喂进去大约一半的量。到早上7点量的时候,变成了39.3度。火速带他去按摩了一次,然后叫上笑笑的奶奶,直奔医院。
    一如既往的挂号、排大队。到9点才看上,让量体温,39.5度!医生一看笑笑,很生气,说孩子烧这么高了你们还给穿这么多!热散不出去病得更重!当时笑笑穿了三层长袖衣服加一个背心,两层裤子,最后脱了背心和外面最厚的衣服,留了件秋衣和薄长袖。因为烧得太高,医生让先去打一针退烧针,然后查血。这时的笑笑,早烧得双颊通红,还出现了干条纹。
    验血的结果显示病毒感染,引发炎症,病历上写“上感”,就是上呼吸道感染。医生给开了吊瓶的药,问能不能改打小针,被一口否决,原因是烧得太高,说明病情很严重!笑笑以前打过三回屁股针,可是从来没打过吊瓶啊!多的不用说了,小家伙那个哭那个挣扎啊,加上笑笑的血管太细,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在小家伙的左手上扎上了针。直到一瓶输完,小家伙都没停止哭,简单的说,就是没歇气儿的哭了将近50分钟!这个时候出现了让我非常恐惧的情况:小家伙突然从眼框到下巴全都变紫了!我大声喊:“护士!护士!快来!”又慌慌张张地把输液管控制流量的地方关上。笑笑的奶奶也吓坏了,赶紧想让小家伙喝水,大家都说:不行,这个时候不能让他喝水,万一呛着上不来气更严重!护士说这个药没有过敏反应,跑去叫医生了。我下意识地把笑笑由横抱改成竖抱,让他趴在我的肩上,一个劲儿拍他的背,想让他缓缓气,就像以前喝奶以后给他拍背排气一样——后来证明,我应该是做对了,笑笑的这次发紫,很大程度上是哭久了导致的接不上气来。
    医生来的时候,笑笑的脸紫色已经开始慢慢褪了。医生问有没有翻白眼、抽搐?我说没有看到。医生又让量了体温,38.7度,让再观察下,说这个药没有过敏反应,护士说是不是哭久了哭背过气了。就这么的,第二瓶又挂上了,这回小家伙闹累了,睡着了。
    第二瓶比较少,很快就输完了,正准备叫护士拔针呢,小家伙突然开始瑟瑟发抖。忙不迭地又把医生叫来,医生一摸,体温又上去了,最后判断是发烧导致的害冷,让添了支药,后来听说是地塞米松。药量很少,有一半都没输进去,就不能再滴了,等于没有加。最后医生发话了:这是病毒感染,三天之内发烧会有反复,建议住院治疗,关键是如果晚上高烧起来,发生抽搐,怕你们自己在家里处理不了。
    我一听,原来小家伙折腾时候出的一身汗退下去,现在又冒出来了……
    不是说假话,输液的过程中,小家伙来了这么两出,着实心里害怕,而且从打退烧针到现在已经2个多小时了,这烧愣是没退下来!
    为了保险,还是住院吧。
    于是去退门诊剩下两天的针药,在两个楼之间来来回回地跑,办手续、交费。
    到了儿科住院部,医生问了情况,又问有没有保险,我说没有,只有自己买的意外伤害险,而且也到期了。医生说,应该每个孩子都有40元的那种城镇综合医疗保险。我说不知道,没人通知啊——后来遇上另外一个孩子住院的妈妈,一聊才知道要到社区居委会买,而且就在每年的10月份办理!
    言归正传,住院部的医生说了,这烧必须得退下来!于是可怜的笑笑又被扎上了吊瓶——本来笑笑对这些护士还有好感的,指着刚被扎过的左手针眼伤跟护士委屈地说:“你看。你看。”这可好,脑袋上又扎上了。这回是三个人按着才扎上的针,全都一身臭汗。听着笑笑哭,我也想跟着哭,可是不能哭啊,一哭笑笑怎么办啊?
    这回在输的过程中,笑笑没有睡觉了,但是不停的要求抱着走。于是我抱着笑笑,奶奶举着药瓶子,在走道里来来回回地走,两个人累就不说了,好在慢慢地小家伙的烧退下来了。到输完液的时候,量体温已经在正常范围内了。医生检查了下,让留了一支体温表,每一个小时量一次体温,进行监测。
    刚入院的时候,医生检查发现笑笑心跳过快;体温降下来后又检查,还是过快。担心引起心脏方面的问题,医生又让去做心电图。在心电图室里,笑笑害怕极了,一躺到床上就开始哭,还拼命地撕身上放的仪器,等做完心电图,笑笑跟我说:“尿裤子……”一看,怕得尿裤子了。恰巧装裤子的包在奶奶那里,奶奶在住院部,而心电图在门诊,没办法,我便把随身带着的笑笑的外套,袖子当裤腿用,这么包着笑笑回住院部了。医生看了心电图结果:窦性心动过速。说:“窦性的不要紧。”到晚上8点过,笑笑已经睡了,医生再来检查,心跳正常了。
    在住院部输完液,已经下午2点过了。奶奶买了点小米粥回来,可是是袋子装的,不方便吃。这时候笑笑爸爬小珠山回来了,买了个小勺子喂笑笑吃了点小米粥,还买了点橘子给笑笑吃,笑笑很高兴。奶奶回家做饭了。然后,笑笑闹着要回家,医生和护士都不允许,说心跳那么快,必须在院观察,要回家取东西的话,有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可是,笑笑一定要出去,没办法,兵分两路:爸爸回家拿衣服、图书、玩具什么的,我就带笑笑在医院周围走走。
   到这时感觉不那么紧张了,我才发现自己从早上喝了几口米汤以后,到现在就喝过一杯水,已经饿得有些发昏了。于是抱着笑笑在附近的武夷山市场买了点圣女果、葡萄,又买了两个粽子、一根玉米。回到病房,两个人开始大吃起来。4点多,爸爸把衣服带来了,还带了一个玩具小吊车、一本车的书、一个小暖瓶和痰盂。
    下午5点多,笑笑拉了巴巴,到6点多,看了会儿汽车书,累了,香香地睡着了——尽管鼻子还呼噜呼噜地响。睡的过程中,笑笑妈比较紧张,又量了两次体温,不停地给他擦汗。
    晚上10点,邻床来了个新住院的,把灯打开了,一看孩子挺严重,睡在他妈妈的怀里,满脸通红,后来护士又给吸上了氧气。这么一折腾,小家伙睡意全无,起床了!
    我就跟着小家伙在住院部的走道里来来回回地走,看墙上画的那些个机器猫、水果、汽车……护士阿姨都跟小朋友说:“很晚了,回去睡觉吧。”小朋友还梦想回家呢!笑笑妈就跟小朋友说:“你看外面天黑了,车都回家睡觉了,咱们黑咕隆咚地走多危险啊!”小朋友这才不要求回家了。
    笑笑爸一看,这不行啊,小朋友之间互相影响休息。就去跟护士沟通了下,换了个病房,阴面的,包床,其实就是两张床位的房间,我跟小家伙睡一张,笑笑爸睡一张。小朋友在12点多终于又睡了。
    算是平平安安过了一夜,小朋友一点发烧反复都没有。入院第二天,小朋友挨了不少针。先是空腹抽血,第一针没抽出血来,第二针才算成功。在打吊瓶扎针上又吃了不少苦。第一针,想打头,结果扎失败了,直接拔出来;第二针,扎脚,刚缠上胶条就发现鼓针,又拔了;第三针,还是头部,开头好像比较顺利,打了半瓶发现渗了,头上起了很大的一个包,只好拔掉。最后,护士说,要不打留置针吧。我哪里听过这么个东西,问了半天,原来是针扎进去以后,留一个软针头在血管里,以后就通过这个留下的管往里输,不用再另外往肉里扎了。我一听就有些光火:看我们折腾得这么惨,干啥不早点说有这么个东西?护士解释说,这个贵!我说贵就贵,总比这么天天挨这么多针强。
    留置针用了4天,这4天小朋友没有再挨扎,心情还算好。可是,每次挂上吊瓶,小朋友就强烈要求:撕掉!撕掉!还想真的动手。这个时候,我就赶紧拉住他说:“不能撕,不能碰,要不掉下来阿姨还得重新扎,那可就痛了!”小朋友还不肯算完,于是要求坐电梯,大喊着:“坐电梯!出去!出去!”于是,我和笑笑奶奶又开始第一天的工作,一个抱,一个举着瓶子,上楼下楼、逛走道,从头到尾……
    后面4天,都是直接扎的,不知道是护士的技术变好了,还是我们让笑笑多喝水起作用了,总之都是一次成功。小朋友的狂哭乱嚎就不必描述了,倒是每次在输的过程中,奶奶想帮他把胶带粘牢下,小朋友都会躲开,很郑重地跟奶奶说:“不能动!不能动!”至于不肯在病房呆着,还是一如既往。护士说:“我怎么天天看就你在外头来回走啊?”
    包房在住院第二天就退了。第四天住进来一个小朋友,没发烧,但是咳嗽,也是输液。我们输9天的时候,他们输6天了。两个小朋友在一起,这日子要好过得多,互相有个榜样,都看着对方打吊瓶,各吃各的水果、点心,不像以前那么难说服了。
    住院期间,还查了大、小便,做了胸透,还有一次空腹验血,说是查支原体。另外开了化痰的口服液,开始两次是奶奶硬灌下去的,还尿了裤子,后来都是在妈妈的游说下自己喝掉的。

    经过这次生病,笑笑仿佛懂事了很多。比较典型的有这么几件事:
    由于半夜起来照料他大小便,我在衣柜门框上重重地撞了一下,腰上划了很长的一道口子,后来笑笑天天晚上都要求看看我的伤口,然后说:“一会儿爸爸抹抹。”就是说让爸爸给我搽药——本来人家是想自己给我搽药的,我说还是爸爸来吧,你太小了。
    我爬上椅子站着去拿高处的东西,笑笑在下面说:“妈妈小心。”还来帮我扶椅子。
    吃饭的时候,笑笑自己大口大口地吃,还时不时地催促我:“妈妈,快吃!快吃!”
    出院后的前三天,因为还有点流鼻涕的感冒症状,我给他换了治感冒的中成药冲剂,味道有点苦,小朋友本来不愿意喝的,在我的利诱加利害陈述下,基本都能自己喝掉。
    住院后一直到现在,小家伙只要有一点不舒服或者打喷嚏,他都会马上说:“吃药!”或者“去按摩!”

    30号下午,笑笑幼儿园的园长王老师来看他,带了5瓶无限极的保健液给小朋友喝,又介绍了一个按摩的地方,据说比较有效。后来出院了,在笑笑爸的建议下,带笑笑去做了4天,感觉效果不错,小家伙的鼻涕和咳嗽症状完全消失了。重要的是,小朋友不是那么怕冷了,明显看出来身体不像刚出院的时候那么虚弱了。

    总结一下,这次生病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保暖工作没做好,不该由着他,该穿就得穿。二是吃药不及时到位,一病就得吃,该多少就是多少,不能拣懒,更不能顺着小朋友。
    至于花钱,感叹下:医生最后的结论是急性支气管炎,但是因为孩子小,有可能拍片拍不出来,所以都按肺炎治。共计住院9天,门诊加住院,1800左右,这还是医生看我们没有保险温柔着开药的结果。看来中国人真是生不起病了!
    花钱就不多说了,只希望笑笑以后都健健康康!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